CONTACT
MESSAGE
HOME
ABOUT
NEWS
     
producut
Guangzhou lusheng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technology co. LTD
新闻资讯详情
联系电话:18902407169 易经理
News and information
院士专家对排水管网和污水处理厂的讨论和建议
来源: | 作者:pmo7fc133 | 发布时间: 179天前 | 19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钱易  中国工程院 院士

第一,我们讨论排水系统的现状,包括排水管网和污水厂,排水管网大家都知道传统上有合流制系统和分流制两大不同系统,一定要把排水系统的性质、类型做好分析,而且要想到今后排水系统应该从哪个方面做,我不建议百分之百的城市都用分流制,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
第二,现在排水系统的建设,有很多数字,能不能把排水系统的管网跟它所在地的环境质量联系起来,什么地方黑臭水体多,为什么多,当地黑臭水体的管网的普及率是多少等等,这些数字有没有内在的联系。现在至关重要的是,提高整个城市的水环境质量,应该解决哪几个问题。目前整体的城市污水处理率已经大于80%,甚至于90%了,但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黑臭水体呢?必须把对于排水系统现状的分析、评价和建议和目前的城市水体的水质状况联系起来很有必要。不然的话,即使城市污水处理率已经大于80%,甚至于90%,但是黑臭水体的问题依然存在。

第三,忽视污泥。污泥是污水处理的必然产物,假如不采取任何措施就随便排放,就是污染转移,必须正确对待,采用污泥消化等措施,使污泥稳定化、减量化,把污泥中的有机物转化成能源,才是正确的路。再生水的利用率。现在只有75%,有171个城市是接近于0。如何把再生水用好,可以做资源,也可以做能源,在农业、市政、工业上都可以应用,这是需要思考的。

张杰  中国工程院 院士

我历来主张城市污水厂的污泥是宝贵的有机肥料,各个城市都应该建城市污泥和有机垃圾的有机肥料厂,把能源肥料集中予以解决。另外,现在我们的农业几乎百分之百使用化肥,化肥的吸收率、利用率也就是30%-40%,所以有60%-70%的东西都变成了污染,污染地下水、水库。传统的农家肥本来就是能源,我们要教育农民把它们充分利用起来。

就排水体制来说,要因地制宜,根据各个地方的城市规模、人口和经济发展等具体情况来解决这个问题。我强调一点,已经建成的合流制就不要改了,把合流制的缺点改了就可以,比如合流制溢流污染等,这个问题很重要。要把不合格的水截流下来,送到管网,送到污水处理厂。

彭永臻  中国工程院 院士

这几个议题都是我们水工业行业很关键的地方。日本排水普及率70%多,管网建好了,污泥处理好了,这才叫普及率。如果按照这个普及率,咱们现有的很多数据就大打折扣了。目前全国县级以上约有5000座污水处理,有污泥厌氧消化的非常少。其他的污泥呢?农业不让用,填埋不欢迎,都到哪儿去了?我们到底处理了多少污泥,有没有造成第二次污染?我建议这个要好好做研究。行业的呼吁可能会起到作用,但是关键还在政府。标准是个很敏感的话题,领导讲话中提到,中国要在重大经济政策方面做重大的改革。有的专家解读,其中就有标准问题。现在我们的标准还比较落后,标准之间“打架”的问题也比较混乱,甚至排水标准高于饮用水标准。我说过坚决遏制排水标准过高的趋势,有些有机物产生不了多少危害,没有什么重金属,也没有有毒的物质,完全没有必要限制。污泥和标准是我们国家环境领域的大问题,院士起不了多少作用,就是呼吁,一定要政府来主导,制定相应的政策,法规,制度和管理。

章林伟  中国城镇供水排水  协会副会长 (主持工作)

2010年我们开了一个涉及到全国各省市的城镇污水处理工作会,会前搜集了一些资料,发现污水管网是一个碎片化的管理机制,这和我们的财政体制有关,城市污水不是中央事权而是地方事权,所以没有系统化管理。2011年我到德国和英国考察,发现他们只有污水收集率而没有污水处理率这个概念。当时拿到了欧洲很多国家的污水处理和供水的数据,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的城市污水处理量都比供水量高不少,所以污水处理率现在的公式实际上可能是错误的。大家注意到现在污水处理厂的负荷率已经取消了。所以在这次标准修订的时候,我们比较关注这个问题,很多污水处理厂建成之日就是满负荷溢流之日。我们接到过很多投诉,污水处理厂没有喘息机会,停运就意味着污水直排,直排就要受罚。

厂网一体化的问题,我们现在657座城市,实施厂网一体化的不超过10座,这跟市场化过程有关,也跟管理体制有关。政府部门制定政策,要尽可能了解很多相关工作,不仅要考虑到行业需求,也要考虑到相关部门的政策是相融还是相背。北京2012年“721”之后,网络流传全国62%的城市发生内涝,国务院马上下令,责成住建部抓排水防涝。2013年出台了《排水条例》,海绵城市、黑臭水体、厂网河一体化等方面都开始系统化研究。现在这方面相对来说,北京市是做的最好的,城区17座污水厂全部改造成再生水厂,管网也逐渐收了,全市开始按照4个流域进行划片,原来是17座厂、17个网,现在是相连的,朝着厂网河一体化在发展。

我们现在整个污水系统中,平均BOD不会超过100mg/L,但是很遗憾,我们总是更关注COD。还有一个问题,现在几乎没有一个城市能量化人的排放指标,在国外欧盟专门有排放当量的指标,针对氮磷都有,比如每人每天多少克。污泥农用方面,当时对“污泥符合标准可以进农田”的这一条,农业部是坚决反对的。虽然我们反复解释,排水系统有进入标准,已经把工业废水排除出去了,我们排水条例中解决了这个问题,但是很遗憾,很多地方没有利用好这个许可,污泥农用的问题一直解决不了。

李艺  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

第一,管网存在的问题。现在很多城市的管网问题不是缺,而是管网建设的质量问题和混接问题。我以前讲过城市污水处理的“点线面”,现在已经做了“点”,建了3781座污水处理厂(城市+县城,2017),达到了95%的处理率,量已经够了;水环境治理方面做了很多截流系统,“线”也在逐步完善;但是我们缺一个“面”。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到一定程度,管理水平跟不上的话,一样存在问题。管网的运维、错接都是管理的问题,如果还是停留在现在的管理水平和管理方式上,各种问题还会存在。管网的寿命一般只有50年,但建国以后建的很多管网已经运行了70年,其实都是超期服役,到了雨季的塌陷是难免的。

第二,从现在的水环境综合治理来说,很多是沿河做截流,这些大的截流管截流了很多污水,但同时也把很多地下水、雨水、山水都截流到了污水处理厂,并且按照现在的政策,都要按照污水的指标来处理。浪费大量的资源来处理这些天然水,我觉得这不是正确的方向。

第三,现在农村乡镇的污水处理问题,尤其是农村的污水处理问题。很大程度上是照搬城市模式,一是标准,我们用城市的标准处理农村的污水是不可行的。二是管网进不了农户,只能沿着村、街道来建。三是农村的人口很分散,建设的管径很小,实施和运维上都带来困难。最后说点想法和预测。现在把污水处理的流程做得越来越长,同时又要求节省能源,我觉得这是长流程不能兼顾的,不应该是今后发展的方向。通过材料学的发展来颠覆、扩充或者是改变现在污水处理的问题,用最短的流程把污染物处理掉、变成资源,我觉得这是一个发展方向。